免费咨询热线:13609760866

您现在的位置:宙斯盾保险律师网>成功案例

蹊跷的亲属关系证明

来源:原创 作者:范小强律师 时间:2018-06-13

蹊跷的亲属关系证明

 2018年7月9日,范小强律师团队收到了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的终审《民事裁定书》,裁定结论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宣布范小强团队律师代理的被告方在本案中的彻底胜利。裁定结论看似简单,诉讼过程却是一波三折。代理律师凭借高度的责任心,冲破重重困境,努力捍卫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案件背景介绍

2016年8月16日,李某驾驶粤H***号中型货车与胡乙灵发生碰撞,造成胡乙灵抢救无效死亡的后果,交警部门认定,驾驶人李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胡乙灵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

2017年6月,自称死者侄女的胡玉笛告将李某和粤H***号车辆承保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十几万元。原告提供了《分散五保供养协议书》、《村委会的证明》等证据,证明内容显示时年62岁的胡乙灵和61岁的胡玉笛和是叔侄女关系,胡玉笛一直尽力照顾胡乙灵的日常生活,胡乙灵死后的财产交由胡玉笛接收。

 

第一次诉讼:证据极为不利

保险公司委托范小强律师团队处理本案,代理律师根据委托人的提供的信息并仔细分析了原告胡玉笛提供的证据,发现以下疑点:     

1、《村委会证明》存疑:死者仅比原告年长一岁余,如何成为叔侄女关系?原告的父亲作为死者兄弟,为何不以法定继承人身份起诉?原告自己都是年逾六十的老人,又何以处处照顾死者起居?

2、《五保供养协议》存疑:有多处涂改痕迹,缺乏涉及政府村委参与的正规协议的严肃性。

原告证据疑点重重,代理律师决定进行实地调查。死者胡乙灵生前居住地位于四会市的东北角,地处偏僻,道路狭窄,代理律师驱车两个多小时赶赴该地。经过向镇政府政务中心查询,得知五保户相关事务属镇社会事务办管理;律师又前往该机构并与工作人员进行沟通,经多次协调,工作人员向领导汇报后,代理律师终于获准查询原告胡玉笛提供的《分散五保供养协议书》档案,确认了原告胡玉笛提供的该证据真实,但同时了解到胡乙灵并无其他亲属。无亲属?即没有兄弟?那原告怎么会成为死者侄女?看来调查还需深入。

亲属身份关系确认应到公安机关查询,代理律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前往镇派出所进行取证,在按照规定提供相关资料并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终于见到了负责户籍管理的民警,说明来意后民警称需要到死者住所上门调查,不能立即回复代理律师。

几天后终于等到民警的口头答复,胡玉笛和胡乙灵的“亲属关系”在历史户籍档案中无记录,但不同意向律师开具任何书面证明。无奈,代理律师向法院提出书面调查取证申请,并和经办法官沟通了相关调查了解的信息。

临近开庭日期,律师再次就调取证据事宜和经办法官进行沟通,法官回复需当庭审查后做出决定。但在开庭前两天,律师突然收到了一份原告撤诉裁定书,撤诉原因不明。

 第一次诉讼,原告不战而退。

 

第二次诉讼:原告来势汹汹

本以为案件已经尘埃落定,保险公司也已经做了结案处理,但胡玉笛又于2017年12月再次起诉,这一次原告似乎来势汹汹,不达目的不罢休。

原告第二次提交了村委会证明,经代理律师仔细比对,发现重新提交的村委会证明中明确了“胡玉笛和胡乙灵属于叔侄女关系,胡乙灵无父母、无配偶、无子女,胡玉笛是胡乙灵唯一亲人,唯一继承人,胡玉笛照顾胡玉笛日常生活”;镇派出所确认“情况属实”,并加盖派出所户口专用章。原告胡玉笛是死者唯一亲人和继承人的事实已经被公安机关证明,几乎是铁证,证据效力很难被推翻。但是代理律师紧抓之前的疑点,再次向法院提交证据并申请法院调查取证。

第二次开庭如期举行。庭审时经办法官告知双方当事人,他之前已经前往镇派出所进行了调查,但与代理律师经历相同,派出所仅口头答复胡玉笛与胡乙灵亲属关系档案无记录,拒不提供书面信息。庭审中代理律师虽然就法律适用、法律理解提出意见,可经由村委会、派出所盖章确认的原告方证据如何推翻,始终是本案的代理难点。

经过代理律师的实地调查及积极质证和抗辩,使得法官心中对原告方重新提交的村委会证明也存有疑虑。庭审中法官对双方均表示,此案定会按照法律规定审理。

 

第三次开庭:柳暗花明

2018年4月初,本案举行第三次开庭审理,法院根据代理律师的申请向交警部门调取了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案卷,本案的关键证据得以展现:事故发生后,村委会、派出所向交警部门出具《证明》、死者居住地村长在交警部门所做笔录均显示,死者胡乙灵属于无儿无女的五保户,没有任何亲属!这明显与原告胡乙灵诉讼中提交的《证明》相互矛盾。

法院再次向镇派出所发函,要求对两份矛盾的《证明》做出解释,否则将发出司法建议函。

最终,派出所对于上述两份矛盾的证明无法自圆其说,被迫承认并回函:原告胡玉笛提交法院的证明是死者胡乙灵所在村的村长要求派出所开具的,民警根据村委会的证明认为情况属实,并加盖公章。现派出所无法证实胡玉笛是死者胡乙灵的唯一亲人,唯一继承人,因而对原告提交的证明予以更正。蹊跷的《证明》终于真相大白,原告胡玉笛向法院提供的亲属关系证明被推翻,才有“驳回原告胡玉笛的起诉”民事裁定书!

 

终审裁定:代理的被告方全面胜诉

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胡玉笛的起诉后,胡玉笛又向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原告与受害人胡乙灵有《供养协议书》足以证实存在他们之间存在亲属关系、另根据继承丧失说,原告是是胡乙灵的唯一继承人,因此次交通事故导致未来预期收益丧失,故应赔偿损失。

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胡乙灵是五保户,父母早亡,无兄弟姐妹,未婚无儿女单身一人,原告胡玉笛不是法律规定的近亲属,因而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小强律师说法

      1、谁可以向侵权人主张赔偿?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

 

2、近亲属的范围有哪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之五有明确规定:“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      

       3、死亡赔偿金是否属于遗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收入;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死亡赔偿金是受害人死亡后对受害人近亲属的赔偿,不是受害人死亡时遗留的财产,不是遗产。

 

4、公安机关能否随意开具亲属关系证明?

公安部等12部门联合出台《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规定:“亲属关系证明。曾经同户人员间的亲属关系,历史户籍档案等能够反映,需要开具证明的,公安派出所在核实后应当出具”。

 

 

 

预约面谈

*法律需求:

*您的名字:

*您的手机:

*验证码: